Получить поддержку менеджера

蘇依拉的十二月中旬,天也變得寒冷起來。

但是整個米拉其的底下研究基地卻一直保持恆溫。

似乎未受到外面天氣季節的變化一樣,永遠都保持著令人舒適的28度。

陸勵南將手中的奶茶喝掉,輕輕呼出一口氣來。

基地外面的空氣馬上因為他的呼吸而出現了小小的一團白霧。

「你喜歡米拉其的奶茶嗎?」

斯嘉麗的手中也握著一隻茶杯。

雙手捧著,看起來像是漫畫中出現的純情少女。

陸勵南聽到他的話,眯著眼睛,迎著暖陽,微微笑了下:「我太太生前的時候不喜歡喝太甜的奶茶,這個奶茶的甜度,我覺得她會很喜歡。」

譚暮白喜歡吃甜品。

但是喜歡吃,卻不會常常吃,也不會吃很多。

常常買好了甜品放在冰箱里,吃飯的時候拿出來,當做飯後甜點,可是吃飽后就對甜品失去了吃下去的欲·望。

所以,之前拿出來的甜品會被放回冰箱,成為下一頓飯的飯後甜品。

而下一頓飯吃飽之後,又失去了對甜品的欲·望。

然後,周而復始。

最後甜品會被陸勵南看著保質期吃掉。

陸勵南想起以前的事情,心裡澀澀麻麻的。

斯嘉麗卻感受不到他的心情,聽到他說的話,就問他:「你太太喜歡吃什麼甜品?」

「口感比較軟的甜品。」

他記得譚暮白喜歡吃奶油蛋糕,巧克力蛋糕,還有泡芙之類的東西。

每次買的不多,卻總是放在冰箱里,有時候會拿出來吃一點點。

「有些女生在吃甜的東西的時候會有比較幸福的感覺。」

斯嘉麗笑的很可愛。

他看向陸勵南:「你太太生前,可能缺乏這種幸福感。」

陸勵南蹙眉。

回憶從前,的確是譚暮白在嫁給他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,都不是特別幸福。

畢竟,開始的時候,譚暮白並不想嫁給他。

他們,只能算是婚後的日久生情。

並不是青梅竹馬,也不是年紀最好的初戀。

她的初戀是傅錦書。

而他的初戀,是她。

這本來就是一廂情願促成的結果,她會覺得不幸福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「你太太結婚後還喜歡吃甜品嗎?」

「喜歡,但是後來很少吃了。」

陸勵南道。

「那她應該是覺得生活的很幸福,不需要從甜品之中獲取這種幸福感了。」

斯嘉麗像是個情感專家一樣,細膩的分析著他們的生活。

陸勵南笑了一下,沒有回答斯嘉麗的話。

斯嘉麗看著陸勵南望著米拉其隔離區圍欄外的天空,問他:「要往前面走走嗎?」

「如果你願意的話,我會樂意奉陪。」

陸勵南笑了一下。

「走吧。」

斯嘉麗一馬當先。

陸勵南也邁步朝前走去。

就在兩人走了幾十步之後,斯嘉麗忽然有些害羞卻又大膽的蹭過來,挽住了陸勵南的胳膊。

陸勵南被斯嘉麗的手挽住胳膊,微微一怔。

垂眼看向斯嘉麗。

斯嘉麗單純又可愛的微笑了一下:「這樣挽著你的胳膊,會讓別人以為我們很親近。」

陸勵南有種不太適應的感覺,手臂想要抽開。

斯嘉麗卻抬頭,看著他開口:「讓外人以為我們很親密,加文先生也會相信的。」

這句話,打消了陸勵南把胳膊抽開的打算。

If you have any sort of questions pertaining to where and 「哎。」 – 最初進化 ways to use 「這本子放在哪裡呢?」她心裡覺得摸著這紅本本,心裡有種異樣的感覺。 – 左道傾天, 皇帝聽到琪妙的話也是很高興,哈哈的大笑著。「妙兒,這便是你那個同學吧。可是了不得的人,如此年紀,連作鎮國之詞,好好。」皇帝不假思索的誇讚著陳青。 – 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you can contact us at our web site.

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

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.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*

Этот сайт использует Akismet для борьбы со спамом. Узнайте, как обрабатываются ваши данные комментариев.

Авторизация
*
*
Регистрация
*
*
*
*
Генерация пароля